“白露前,小暑后,蟋蟀最好斗”。以前一到夏季,老南京人就会在街头巷尾围观斗蟋蟀的人,不起眼的小小昆虫给南京的夏日里带来许多另类趣味。

  而如今,随着斗蟋蟀之风渐败,夏日夏风中的小虫蟋蟀也渐渐被淡忘,不再有往日的风光,那么如今它们在南京本地的生存环境究竟如何?记者采访了南京农业大学的昆虫专家胡春林副教授。

  南京的蟋蟀斗性在减弱

  蟋蟀唱歌

  温度越高叫得越响

  尽管野外还活跃着十多种蟋蟀,但是对于蟋蟀玩家来说,最为困惑的是,南京的蟋蟀斗性正越来越弱,一位玩家告诉记者,以前,南京特产的墨黄、楚黄和黄麻头这三种蟋蟀都是将级的虫子,一点也不比山东的蟋蟀弱,但奇怪的是,现在的虫子,从体态上还不错,但体力却大不如前,顶多只能胜一场,体质整体变弱了!”

  对此,专家解释说,人为豢养、自然种群的缩小,正常野外环境的破坏,几方面的影响使南京的蟋蟀渐渐弱化,斗性丧失。

  专家解释说,无论一个多么强壮的物种,如果只保留一个很小的种群规模,在小环境中饲养,几十代以后,这个物种就会逐渐衰退直至灭亡。南京蟋蟀的种群规模本身就小,它们的生存环境和实验室里的小规模物种很相似,从规律上来讲,这些小种群的昆虫即便以前再强壮,经历数百代的演变,也会弱化。

  而如今城市、农村大规模地使用各种杀虫剂,也破坏了蟋蟀的生存环境。除此以外,目前不少蟋蟀都是人工繁殖出来的,它们的生长环境和野外差别很大,虫子的野性也丧失不少,因为蟋蟀的斗性在很大程度上和它的野性有关。

  南京的蟋蟀有十多种

  有着“将军虫”之称的蟋蟀曾经是南京夏日里最受关注的小昆虫,在斗虫之风兴盛之时,一只蟋蟀卖出万元的天价也并不稀奇。

  然而近年来,随着斗蟋蟀之风渐败,人们对蟋蟀的关注也越来越少。南京的昆虫家族中,究竟有多少种蟋蟀?几乎没几个人能说清楚。

  对此南京农业大学昆虫系的学生在长年的野外观察中有了统计,南京农业大学的昆虫专家胡春林副教授告诉记者,蟋蟀是喜旱昆虫,在北方干旱的环境下,种群数目较多,南京由于气候相对湿润,并不特别适合蟋蟀的成长,所以,蟋蟀虽是一种杂食性害虫,但南京却从未将其列入重点防范的虫害范围,原因是它的种群规模在南京相对较小。

  但是即便如此,作为生长能力非常强的一种小昆虫,蟋蟀在南京的种类也有10多种,他解释说,在南京最为常见的蟋蟀是中华蟋蟀,最小的蟋蟀是金铃子,它的体长只有一厘米左右,最大的蟋蟀是油葫芦,它的体长能够达到三厘米左右。而叫声最为粗犷的则为姬蟀,它也相对比较爱斗的,而最为特别的是树蟋,它和别的蟋蟀生活在土壤中不同,树蟋生活在树上,其体被绿色,也几乎没有斗性。

  胡春林副教授告诉记者,其实蟋蟀的虫鸣声很大,但是不同种类的蟋蟀品种,叫声各不相同,在召唤同伴、求偶、争斗的时候,它们的叫声也各不相同,甚至在不同的温度下,蟋蟀的叫声也各不相同,专家告诉记者,温度越高,蟋蟀的叫声越响。

  你可能想象不到的是,蟋蟀的雄虫通过前翅上的音锉与另一前翅上的一列齿(约50~250个)互相摩擦而发声。音的频率取决于每秒击齿次数,而蟋蟀在发声的时候,其翅膀的振动击齿的次数能达到1500至10000周/秒。

  曾有专家将蟋蟀在不同行为方式下的叫声录制了下来,并详细地研究了它们的鸣叫节律,结果,专家发现,雄蟋蟀在独处时,鸣叫有三个高峰,为0点、2点、9点,一次鸣叫最长能够达13分钟左右。而一旦引起了一只雌蟋蟀,雄蟋蟀就会24个时段都会鸣叫,但是每次鸣叫的时间变短只有三分钟左右。

  而蟋蟀的求偶声,则最有特色,分为三种,求偶高潮声一开始,节奏不明显,以多音节为主,节奏稳定时保持4个音节,ju-ju-ju-ju低沉地叫;交配低潮声鸣声节奏平稳,音调低沉。交配低潮声也以多音节为主,一般有2-8个,还有一种求偶声节奏稳定时保持8个音节,一般来说,蟋蟀在求偶时的鸣叫声能高达43分贝。

  而在争斗时,雄蟋蟀发出一种高亢而急促的格斗声,在争斗的低谷期,鸣声的节奏没有一定的周期性,由若干个音节组成。两雄性蟋蟀碰面后多是短时间的碰触,比较少出现正式的打斗。而一旦到了高峰期,雄蟋蟀警告叫声则会增强,音节数也不断增加,一般是低潮期的两倍。两雄性蟋蟀多次交锋,互不相让,多次出现战斗激烈的场面,且战斗的时间持续得比较长,直到把其中一只蟋蟀击退为止。(金陵晚报)